人间失格な圣诞少女

圣诞夜。

将要被雪覆盖的小城顽强地挣扎着,街道两旁的路灯仿佛在用生命的最后一点亮光呐喊,然而皆被厚重的积雪压弯了腰。与之相反的是小城人们喜气洋洋的氛围。街上鲜活的人头在攒动,琳琅满目的商店里的人络绎不觉。商店门口的圣诞树被覆盖的雪以及人们强压上去的小灯粉饰得五彩斑斓,引得一大群人为之照相,打转。平日里殷辛动作的白领们此时大都在享受着圣诞果实。而这样的果实也自然不是凭空诞生的呢——彻夜不眠的营业员们、忙着运送货物的工人以及其他为了节日的顺利运转而在明里暗里大街小巷奔波的人们、打工的少女,他们也享受着圣诞节的平凡之处呢。

在小城中,能被亮光所沐浴的地方,用亮光来维持着圣诞,不能被亮光所波及的地方,自然也有消遣过活的方法。

『喂,让我玩啦』,小男孩用力撕抢着家里唯一的布娃娃。

『呜——又抢我的娃娃!又抢我的娃娃!你都玩了一整天了,就让我碰一下都不行吗?』小女孩哭着闹着,『等一会儿妈妈回来,我就告诉妈妈去!』

『谁说这娃娃是你的?这娃娃本来就不是你的!』男孩开始气急了起来。

『那反正也不是你的呀。。。』 女孩哭的更厉害了。手里的布娃娃正在遭受来自多方不同地域施加的压力,脏兮兮的布娃娃终于失去不止是本该隶属于她的干净的自尊,连它存在的本身也要失去了。

男孩用力揪住娃娃的脑袋和一只胳膊。终于不小心,布娃娃的眼珠被抠掉了,咕噜噜滚到了地上。

窗外的月光大军无畏地冲破带有残破的玻璃防线,借着玻璃眼珠,肆意窥探着整个家里的盛况。寒风卷着雪用力拍打着残破的窗户,灌了进来,像是随时会吹灭家里唯一的蜂窝煤炉。在炉子的前侧,左右各有一张床,上面散落着混着雪、煤渣的多层破布。而家里的两个小天使,八岁的男孩和七岁的女孩在一张床上争抢着布娃娃,嬉闹在一起。

『哇—————— 眼睛掉啦,眼睛掉啦…………』

正在这时,家门吱呀一下呗打开,一张近五十岁的人脸闪现进来,颤颤悠悠地挪着步子,小心地避开炉子,踱进家门。

『妈妈回来啦!妈妈回来啦!』男孩扔下手里的一截胳膊,向妈妈迎去。

『别闹……别闹……』 游丝一样的声波从满是皱纹的脸上挤压出来。

『妈妈…………唔…………他抢布娃娃…………』

『别闹……………,看妈妈给你们带回了什么东西?』妈妈扬了扬手里精美的袋子和包装盒。

『哇!蛋糕!特大号圣诞蛋糕!』 男孩喜上眉梢。

『哇!妈妈好像刚才的圣诞老人哩!』 女孩也破涕为笑。

妈妈看到孩子们的笑容,自己终于也开心地笑了起来,『等会儿,等妈妈切蛋糕,大家一起吃好不好?』

『好!我想要个大份的!』 男孩掩饰不住脸上的兴奋。

『你呀……』妈妈慈爱地弹了一下男孩的额头,转身低下头,准备拿柜子里的刀子切蛋糕。低头时脸色变了一变,从旁边的脸盆里拿出一块布,蹲在地上擦了起来。

『番茄酱……现在的圣诞老人也真是不小心…………唉…………』妈妈絮絮叨叨。

『说起圣诞老人,』女孩撇了撇鼻子,『刚才来的圣诞老人真是吝啬呢!什么都不送,还凶巴巴的!』

『妈妈,我想要个新娃娃,这个太烂了』。 男孩冷不防说道。

『那你咋不和圣诞老人去说呀』,女孩笑起来,『明明刚才的圣诞老人有很多新娃娃』

『他哪来的娃娃?』男孩不以为然,开始漫不经心地摆弄起床上失去眼和一只胳膊的布娃娃。

『真的!他一定有很多娃娃!我看到了,从他的礼物大口袋里冒出的胳膊呀腿呀什么的,惟妙惟肖,很像真的呢!』 女孩涨红了脸,大声争辩道。

『好了!别吵!』妈妈突然发了怒,男孩惊得把手里娃娃的头拧了下来。屋子里一片寂静。

妈妈怔了怔,回身摆好桌子,把蛋糕放了上去。

『好啦,都别闹啦,吃蛋糕吃蛋糕』妈妈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拿起刀子准备切蛋糕。

『妈……妈妈……』男孩嗫喏道……『我……我想要个新娃娃……』

妈妈的手停了下来,叹了口气。

『等下次圣诞节好吗?』 妈妈脸上露出了愧疚的神色。『下次圣诞节,妈妈就给你们买一个新娃娃。』

『和蛋糕』 女孩不甘心地补充道。

『你就知道吃!』 女孩赶紧低下头去。

被寒风肆虐的屋子,在圣诞奏响的哀转的交响乐终于随着妈妈回来这一小尾声的结束而沉寂下来。妈妈仿佛想起来了什么,停下准备切蛋糕的手,在蛋糕上插起了包装盒里的蜡烛。

『一、二、三……七、八。 一、二、……六、七』妈妈边插边数。

『妈妈真是有趣, 这又不是生日哈哈哈』,男孩在旁边打趣道。

妈妈的手没有停。

『一、二、三』妈妈颤颤巍巍地插上最后三支蜡烛。

男孩和女孩终于都不说话了,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希望一家人来年健健康康』妈妈许愿。

「希望来年可以得到一个新娃娃」男孩许愿。

「希望来年还可以看见圣诞老人」女孩许愿。

妈妈的脸上抽搐了一下。

从遥远的地方好像传来一声悲鸣。

『呼…………』 三个人同时吹灭了蜡烛。

雪终于停了,寒风也终于停止了。屋子里又恢复了平日里温馨详和的氛围。妈妈将切好的蛋糕分递到两个孩子手中。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开始吃热乎乎的蛋糕。笑靥荡漾在三个人的脸庞,仿佛照亮了整个贫民区,

当然也照亮了他们自己,这个详和的四口之家。